隔离病毒不隔离爱疫情面前的他们很暖心……

一段关于武汉班车司机的视频

火神山医院和医生的驻地之间

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以“创意科教”为核心,旨在进行教育与科技融合顶层设计的研究与规划、高新技术与教学场景融合研究、创新教育产品与教学变革研究,为多领域融合发展的教育生态体系提供基础理论支撑,践行贝尔科教“科技改变教育,培养人工智能时代原住民”的企业使命,助力贝尔科教泛素质教育场景的构建,推动贝尔科教产业链健康运转,通过前沿化、科技化、智能化的创新教育内容,源源不断地为用户创造价值。

但徐枣枣并不这样认为。在她看来,单亲家庭带来的社会问题,不该以抹杀单身生育权来负责:“不是所有结婚的夫妇都有育儿能力,而且离婚也可能造成单亲家庭。”徐枣枣补充,单身女性选择冻卵,并不只是想选择未婚生育,或许她只是想晚点结婚,但在黄金年龄冻卵。

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研究领域与方向

他是一名志愿者,叫汪勇

未来,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将继续与世界同步,走在教育+科技的前沿,通过前瞻、开放、合作、国际化的研究模式,创新教育科技,提升教育质量,减轻教育负担,推动教育发展,为全球的孩子们带来“教育+科技”的甜美果实。

作为国内首例“未婚冻卵案”,实际上,在立案环节徐枣枣就面临困难。

就这样,徐枣枣走进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并挂了生殖科的专家号。2018年11月14日,徐枣枣被通知前往医院就诊。12月10日,徐枣枣拿到的检查结果显示:“身体状况良好,符合冻卵需要。”

为打破传统灌输式的教学模式,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通过贝尔科教自研的智能化学习管理及评价辅助系统,深度聚焦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成果,进行量化分析,为孩子提供个性化的教学服务,让孩子成为课堂主角,推动“以教师为核心”向“以学生为中心”的转变。

徐枣枣代理律师于丽颖告诉中新网记者,最初决定以合同纠纷为案由起诉医院,但法院没有受理。两人商量之下,才变更案由,最终以“一般人格权纠纷”起诉。今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该案。

如今,作为“北漂”的徐枣枣从事着新媒体工作:“前两年岗位才晋升,尽管有男友,但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用徐枣枣的话说,生活在快节奏的一线城市里,她常陷入焦虑的泥潭:房租、生活成本、个人追求……都是压在肩上的重担。

俗语有云,万丈高楼平地起,广厦千万间也均是一砖一瓦垒筑而成。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发展至今,已成为一个国际化、科技化的新型教育研究机构,同样是靠多年来众多专家学者和一线课研团队的研究硕果垒筑而成。

再到解决医疗队的吃饭问题……

而对于是否应该放开单身女性冻卵,网友也各执一词:

但志愿者汪勇和他的伙伴们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

不可能说不做点什么……’”

不仅如此,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还通过高新技术与教学场景深度融合打造的一堂好课服务,可同时服务于C端和B端,既为C端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智能教育服务,同时也为B端用户提供全方位智能教育服务解决方案。贝尔科教希望,前沿的科技教育成果可以惠及全球用户。

徐枣枣接受媒体采访 杨雨奇 摄

医护人员却将本应戴4小时就换的口罩

因此,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以AIQ理论为基础,以人工智能时代发展为背景,为3-18岁青少儿打造了一套完整的AIQ能力培养体系。

编了个谎话,瞒着家人出了门

“车上拉的都是医护人员

“如今的孩子不是只学知识就行,还应具备创新能力。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没有创新思维和创新能力的孩子将很难适应未来社会发展。”贝尔科教创始人王作冰的这一论断也处处体现在了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的各项研究成果上。

到帮忙采购生活必需品,

雕梁画栋:创新产品,积极拥抱教学改革

发出了需要车辆的求助

智能教育产品大大增加了学习的趣味性和可操作性,其无限连接和无限延展的创意属性,让孩子充分体会“做中学,玩中学”的乐趣。创新教育产品与教学内容的结合,不仅帮助教师提升了教学成果转化率,更充分发挥教师“育人”的属性,给予孩子更多爱与关注,让科技与教育的结合更具人性和温度。

该培养体系以创造力、学习力、沟通力和数据力(计算思维和编程思维)为核心,培养孩子与人工智能打交道的能力,帮助孩子适应人工智能,学会与之合作、竞争,共生共赢。

传统教育中千年不变的教学场景因为难以跟上时代发展,一直为人所诟病,互联网出现后方稍有缓解,直至人工智能等创新科技的产业化落地,才为教学场景“变脸”带来了真正的契机。

因拒绝为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服务,现年31岁的未婚女性徐枣枣(化名)以“侵害一般人格权”为由,将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告上了法庭。

无论是课程内容、智能教育产品还是智能教育服务体系,全部与教学场景融为一体,从研、教、学、管、评、测等多个维度与智能化教学场景融合,真正帮助教师开展个性化教学。

给医院物资的卖家无法寄快递

医生口中的规定,实际为现行的原卫生部2003年修订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规定,其中写明:“禁止给不符合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法规和条例规定的夫妇和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这意味着,未婚女性在国内使用辅助生殖技术(包括冻卵手术在内),均不被允许。

为何单身女性冻卵成法律空白?

徐枣枣走出医院 受访者供图

在“建筑”过程中,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不仅成立了“贝尔智库”专家团,还建立了双向人才吸纳机制和外部机构合作机制,全面吸纳优质的“城堡设计工程师”,以保证“教育质量”的高标准和国际化。

你们都从外地来帮助我们武汉

12月23日上午,该案在朝阳区人民法院迎来了一审开庭。记者在法院外注意到,等在法院门口的,还有不少自发前来支持徐枣枣上诉的年轻女性。“我们希望她能赢,为单身女性群体争取合法权益,让我们能有权选择在合适的年龄进行冻卵。”一名守在法院外的女大学生说道。

可能是‘高感人群’,你怕不怕?”

汪勇又开始帮医院满足更多需求

他曾和同伴们筹款10万元

实际上,在开庭前,徐枣枣曾向63名人大代表寄信,呼吁放开未婚女性的冻卵权,但至今,她还没有收到回信。

从开车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

但这条路并没有想象中的顺畅。面诊时,因为无法提供结婚证,徐枣枣的冻卵需求被院方拒绝。医生告诉她,根据规定,医院无法向单身女性提供冻卵技术。

贝尔科教创始人王作冰表示,单一能力型人才、知识型人才已经无法应对来自未来的挑战。

作为国际化的教育研究机构,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依托贝尔科教“先天科技基因”的优势,将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IoT等前沿科技衍生出的多元智能教育场景与新型教育资源有机结合,通过智能化、科技化的教学场景“链接一切”,以一堂课为载体,给孩子打造了全新的智能化、沉浸式的学习环境。

生于1988年的徐枣枣,在31岁的年纪仍未婚。于她而言,正走在事业的上升阶段,若贸然离开岗位结婚生子,背后的代价过于沉重。

得知医护人员有迫切需要

“不谈什么怕不怕的,

律师:背后涉及诸多法律禁止行为

据徐枣枣回忆,医院方律师的主要观点在于,尽管可以理解单身女性的生育需求,但推行单身女性冻卵技术,可能会导致单身女性生育年龄推迟,或造成单亲家庭的社会问题。

对于此案可能的结果,于丽颖则表示,对庭审结果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她认为,此类影响性较广的诉讼案例引发公共讨论,已显示出了其社会价值。

筑壁垒墙:创新场景,切实落地一堂好课

贝尔科教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发展“创意科教”这一全新教育流派。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作为探索创意科教产业发展的“大脑”,始终在用科技力量和人文关怀加固“创意科教”发展的顶层设计。

12月23日上午,这起全国首例“未婚冻卵案”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时间,拒绝为单身女性冻卵是否有违生育权的争论在网络发酵。

汪勇做了半天心理斗争

媒体与群众等在法院外 杨雨奇 摄

贝尔科教AIQ能力培养体系

第一天他就接了30多人

“其实我们也是被护士感动的。”

汪勇也不禁红了眼眶:

贝尔科教一线教研团队则结合多年教育行业经验,以场景为导向,以教育服务为驱动,将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的累累硕果落实应用到各个教育场景中,真正让每个孩子都能从一堂课中获益。

给物资消毒后运回医院

四梁八柱:创新理论,持续加固顶层设计

另据徐枣枣提供的起诉状内容显示,原告认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的行为是对原告女性身份的歧视,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对男女平等,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的歧视等相关规定,侵害了原告的一般人格权。”

对此,有律师指出,单身女性冻卵的背后,还涉及诸多法律禁止行为。若立即放开,可能滋生卵子买卖等行为。

足不出户本是最安全的做法

徐枣枣走出法院接受媒体采访 杨雨奇摄

庭审持续1个多小时后,徐枣枣和于丽颖从法院走出。据徐枣枣介绍,出席庭审的被告医院方在庭上表示,理解单身女性的需求,但冻卵技术仍存在风险,加之国家法律法规未放开,无法提供冻卵服务。

身在教育改革的浪潮中,贝尔科教作为具备“教育”、“科技”双基因的STEAM教育领跑者,自成立之初便致力于探索教育与科技的融合发展,在2011年聚集全球专家学者,成立了“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

则奔走在武汉的大街小巷

作为新型教育流派的探索者和教育+科技融合的顶层设计者,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一直在不断创新发展教育理论体系与能力培养体系,加固创意科教发展的“四梁八柱”,帮助孩子适应人工智能社会,培养孩子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做好AI时代教育发展的顶层设计。

不是医护人员,不是警察、社工

网友反对单身女性冻卵 微博评论截图

此外,王向贤认为,单身女性冻卵并不会与非婚生子产生直接关系,因此无需上升到绝对禁止层面,更应保证女性的选择自由。

单身生育权是否放开引争议

教育生态持续变化,教与学的关系也从“传道授业,口耳相传”的1.0时代进入到“一个灵魂点亮另一个灵魂”的2.0时代,传统的灌输式教学模式和自上而下的师生关系也已转变为以学生的学习和发展为中心。创新的教学产品,有助于进一步催化教与学关系转变,助力教育发展变革。

为了打造适应智能时代的教育产品,推动教育服务升级及教学方向探索,培养面向未来的创新智慧型人才,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利用贝尔科教自研智能产品优势,将创新型教育产品与教学变革研究融为一体,不断进行创新型教育研究,为原本枯燥乏味的教学打上瑰丽的色彩。

目前我国相关法律并未否认单身女性的生育权,但通过法律进行许可与我国传统价值、公序良俗不相符合。答复函中还称,国家卫计委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调研,研究论证,关注“冷冻卵子”等技术发展,做好可行性研究,审慎推进临床应用,完善相关法规。

科技创新下,智能教学场景的“一砖一瓦”均自带科技基因,全面实现了教学内容数字化、教学决策数据化、师生互动多样化、教学反馈及时化,让智能化的教学场景推动教师教学质量和学生学习效果双向提升,让“一堂好课”真正成为智能教学服务的出口,全面升级学习体验,提升孩子们的AIQ。

因为单身,我被拒绝冻卵

随着年岁的增长,徐枣枣也越发能感受到养老压力,并开始为自己的下一代做打算。

网友支持单身女性冻卵 微博评论截图

一审结束,徐枣枣接受媒体采访 杨雨奇 摄

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始终基于教育属性与前沿科技保持同步发展,步履不停地进行创新性研究。为进一步促进教育与科技深度融合发展,为用户创造更高价值,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正式全面升级。

金银潭医院的医生护士

然而,也有网友担心,单身女性若都选择冻卵,是否会影响社会秩序?

他便穿着防护服开车到远郊

全副武装穿梭在医院、餐馆之间

“把商场里所有羽绒服都买光了。”

对此,长期从事性别社会学研究的天津师范大学教授王向贤也提出:“单身女性冻卵并无不妥。”她分析称,传统公序良俗里,生育和婚姻是捆绑关系,但婚姻实际上并非保证子女健康安全的防线,即便单亲母亲也能养育好孩子。

2017年,徐枣枣的母亲扔来一条女性“冻卵”的新闻,在徐枣枣的心里埋下了种子,她开始打算在最佳生育年龄完成冻卵。而这或许能成为徐枣枣未来几年里的一剂“后悔药”,能让她在未来也能享有优生优育权。

却身穿防护服、戴头套、口罩

与此同时,贝尔科教创新自研的BeBO智能教室和Mabot、Thunbot等系列智能教育产品,不仅让学生拥有了智能化、沉浸式的学习空间,更拥有了任其天马行空发挥创意的“造物”空间。

因为自己未婚所以被拒绝冻卵,在徐枣枣看来,这是对单身女性的性别歧视,更侵犯了自己的生育权。于是,徐枣枣以“侵害一般人格权”为由,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告上了法庭。

所谓冻卵,即取母体健康时的卵子进行冷冻,待想生育时取出冷冻的卵子使用。2018年,徐枣枣开始关注冻卵的相关技术和政策支持。她了解到目前北京的医院尚不能向单身女性提供人工辅助生殖技术,但仍抱有一丝希望:“毕竟身边没人直接咨询过医生,哪怕专家能给出建议也行”。

据悉,该案目前尚处于休庭状态,下次开庭时间也尚未明晰。

贝尔创意科教研究院用8年时间奠定了贝尔科教“教育+科技”的基石,从开创全新的教育流派,到创新教育场景,创新教育产品,一步一步添砖加瓦、雕梁画栋,汇集全球不同领域、不同方向、不同行业的伙伴,力邀到来自BAT、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卡耐基梅隆大学、清华、北大、中科院等国内外名企名校的人才。

贝尔科教作为创意科教的开拓者,始终致力于创新教学场景,为教学场景打造坚实稳固的科技化壁垒,秉持一堂课的初心,建设好每一堂课、上好每一堂课,让每个孩子获益。

未婚女性为何不能冻卵?2017年12月27日,原国家卫计委在官网公布的一封对人大代表“呼吁放开单身女性生育权”的答复函中给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