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政、快递企业承运防疫物资超10000吨

笔者从国家邮政局获悉,截至2月8日,邮政企业、快递企业承运、寄递疫情防控物资累计10552吨、包裹4751万件,发运车辆3331辆次,货运航班120架次,有效缓解了运输紧张的局面,为打好防疫阻击战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人工智能之于文学艺术,只是一种技术手段

(作者:朱志勇,系黑龙江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本文系黑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项目“融合媒体时代生活审美化研究”阶段性成果)

国家邮政局呼吁,病毒主要通过飞沫和与病人直接接触传播,通过邮件、快件传播的风险极低,希望设有智能快件箱的小区能够为快递小哥打开方便之门,至于其他没有智能快件箱的社区、单位、写字楼,建议能够划定出特定区域用来收投快件。天气严寒,莫让快递员苦苦等待。

据了解,疫情发生以来,国家邮政局组织中国邮政、顺丰速运、京东物流、中通快递、圆通速递、申通快递、韵达速递、百世快递、德邦快递、苏宁物流、宅急送、优速快递、跨越速运等企业开通了国内和海外两条抗疫救援物资“绿色通道”,确保医疗用品、设备等紧急物资第一时间运送至抗疫一线。

在深圳湾科技生态园负责停车场区域的工作人员介绍,今天是开工首日,返回园内的车辆比较少。“我们制作了防疫期间车辆临时出入证,会根据登记的信息进行派发使用,方便员工出入之余,做好疫情防控。”

今年三月,熊光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公开资料显示,熊光宇于2015年6月至2018年8月任天津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兼任天津市天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天津天房建设工程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天津渤海天易置业股份发展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于2018年8月被免职。

先后增开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和潍坊等地至武汉的6条国内航空货运专线,仁川至北京、东京至武汉2条国际航空货运专线,利用多种方式将邻近地区救援物资集中至上述节点城市后,再通过专用货机第一时间运载至疫区。

1月15日,光明日报《文艺评论周刊·文学》就人工智能与文学艺术的关系这个话题,刊发一组文章,即《主体还是工具——人工智能与文学艺术》《人工智能写的诗,算不算“作品”——关于人工智能的“创作资格”问题》《人工智能写作是一面镜子——由机器人小封诗集〈万物都相爱〉说开去》。三位作者从各自的角度,阐述了人工智能对于文学创作的潜在影响,并对未来的更多可能性进行预测和评估,读来让人受益匪浅,有话想说。

日本捐赠物资并留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伊朗孩童用稚嫩的童声用中文向中国送上祝福,俄罗斯青年自发录制视频为中国鼓劲……在共同的挑战面前,国际社会用爱发出了休戚与共的强音。

热心市民捐赠口罩给当地医院;一线奋战的医护人员只能与8岁的女儿隔空拥抱;全国各地的医疗队驰援武汉……在困难面前,中国人民用爱筑成了坚不可摧的堡垒。

技术与艺术的关系是一个古老命题。技术的进步,可以为审美实践提供更多的元素。人工智能虽然有可能改变文学艺术的生产方式,甚至改变艺术作品的范式,但它所生成的只是产品,并非真正的艺术作品。在艺术起源的早期,技术与艺术并没有什么区别,古希腊人把凡是可以通过知识学会的工作都视为艺术,对艺术和技艺、技巧不进行区分。但是,艺术与技术是不同的。艺术创作具有更强的非预期性和无规定性,属于“无目的的合目的性”。人类纯逻辑的能力可以编码,但一些超越逻辑的能力,如直觉反应、灵感不可编码,数据不能等同于知识,算法不能简单地与创作画等号。

在这场对整个人类社会的考验面前,正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说:“这是需要团结,而非污名的时刻。”

人工智能在文学艺术创作中可以成为诗人或者作家的助手,但不可能替代诗人或者作家。文学艺术创作过程中的非创造性重复工作,可以由人工智能承担,但是创作主体的心灵世界,诗人和艺术家的感性思维能力,艺术创作主体的灵感顿悟能力,是人工智能不可获得的。在完成自身的主体性之前,人工智能很难剥夺人类的创作权。未完成主体性的人工智能所生成的所谓“经验”,无法达成刹那的“浪漫”。它的产品是不会超越诗人的作品的。人工智能的算法还只是模仿,而这种模仿仍然依附于人类的主体性创造。

以往到了午餐时间,粤海街道人头攒动。当天,在深圳湾科技生态园,午餐时间大部分餐厅都紧闭大门。在园区内行走,仅看到一家餐厅营业。

●人工智能不是诗人和艺术家,但在它的协助下,诗人和艺术家的潜能将被极大激发,这是一道令人向往的风景

作者 郑小红 朱族英

各地海外华侨华人纷纷录制视频为祖(籍)国加油打气,组织当地力量购买物资援助中国……尽管身在他乡,中华儿女用爱汇聚了气势磅礴的力量。

弱人工智能在语言、感性和创造力层面,存在着显著困难。对于这些人类所独有的文学艺术创作层面的典型特质,弱人工智能目前只能做到一定程度的模拟。在语言层面,人类日常使用的语言是人类自然语言,由人类社会发展演变而来。概括来说,自然语言是人类社会约定俗成的,区别于如程序设计的语言,也就是人工语言。多数的人工智能应用程序使用“自然语言处理”(NLP),关涉的是计算机对呈现给它的语言的“理解”,而不是计算机自己创造语言。因此,对“自然语言处理”而言,创造比接收更困难,包括主题内容和语法形式。在语法上,人工智能生成的诗歌通常很不恰当,甚至有时是不正确的。人工智能的诗歌产品,虽然形式上有先锋派的痕迹、后现代的味道,或许能给予读者一种“震惊”的短暂体验,但由于没有历史深度和时间刻度,显然属于一次性过的“仿后现代”。诗歌不能缺失历史的灵魂,如亚里士多德所言,“历史没有诗歌是了无生气的,而诗歌没有历史则是乏味的”。

根据公告,国内主要快递企业于2月10日将陆续恢复正常运营状态,以更好地满足疫情防控物资和人民群众日常基本生活物资的运输和寄递。但随着防控措施的强化,一些社区、单位、写字楼等区域实施了封闭管理,不允许快递员进入,大大降低了投递的时效。

不仅组织企业增派人力、物力以及各类运输资源,号召在岗一线员工在保证自身健康前提下坚守岗位、加班加点,加大对武汉等重点地区的运力保障。同时,国家邮政局还积极引导邮政、快递企业优化网络路由,针对抗疫医疗物资运输时效快、要求高等特点。

早上9点,的士司机陈师傅表示,现在去粤海街道,走哪条路都是不堵的。在早高峰期间,地铁内不拥挤,公交在路上也畅通无阻。

站在芒果网大厦楼前的谢先生,一边开视频会议,一边在等待通知进入大楼。他说:“我们暂时还没有收到复工通知,今天回公司是来拿一些设备,但是现在还在沟通中,因为大厦不允许随意出入。”谢先生表示,因为自己的工作岗位不受办公地点限制,因此在家工作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10日,在粤海街道辖区内,记者看到,人员的排查登记、体温检测、消杀等成为了企业开工首日的标识。因为疫情,相比起往日春节后开工的情景,包括腾讯、芒果网、中兴等在内的企业,缺少了往日的熙攘。高楼林立的街道上,偶尔会有零散的车辆和行人经过。

在不少企业大楼门口,都设置了进出口指引、疫情防控的温馨提示、废弃口罩回收桶以及测温等候的距离提示线。航空航天大厦的工作人员梁先生称,为防控疫情,粤海街道这边都有严格的防护措施要求。“我们的每一层楼只能3人进出,并且每2小时要进行一次消毒,企业人员需要出示收到复工通知才能进入,许多员工返回单位取相关资料,一般不会逗留太久。”

2020年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突发。一场人类与病毒之间的战争,在神州大地打响。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里,人们意识到病毒无情的冰冷,但也见证了人性的温暖。

●未完成主体性的人工智能所生成的所谓“经验”,无法达成刹那的“浪漫”。它的产品是不会超越诗人的作品的。人工智能的算法还只是模仿,而这种模仿仍然依附于人类的主体性创造

基于情绪和情感依赖于人类大脑中散布的神经调节这一事实,“感性”也是人工智能难以企及的能力。虽然日本软银公司开发出“云端情感引擎”机器人“派博”(Pepper),试图模拟神经调节,但效果并不理想。无论是理论层面,还是应用层面,大部分研究仍很浅表。而感性是艺术创作过程中最不可或缺的品格。

人工智能并不面向文学艺术,深度学习机制丝毫不关心读者是否会欣赏其产品。所谓的人工智能诗歌,是一种浅表的类型化文本,不能让读者实现永恒崇高的神圣性审美体验,只能满足读者的好奇心。

文学艺术属于一种“家族相似”,是相似性之网,它的概念应该开放和敞开。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文学艺术可能会更加多元。而多元性拒绝虚假的慰藉,它的目的是使艺术通向真理。

深圳湾科技生态园的美食街内餐厅暂停营业。朱族英 摄

德国思想家本雅明对技术持乐观态度,他不只怀念机械复制时代之前的“灵韵”,也为技术变革所带来的艺术新形式欢呼。他所定义的机械复制文明时代已发展到人工智能时代,人工智能不再是简单的机械复制,而审美客体并未因之面目全非。在后现代主义看来,原创性不是判断艺术作品的最高标准,艺术哲学的美的概念性过于沉重,固执的理性观念主宰着审美,艺术必须打破这种界定。艺术与非艺术、反艺术之间的区分是可疑的,艺术本应多元、异质。

在人工智能的推动下,人类的生活方式、生产方式将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艺术与人工智能在更广范围、更深层次的融合,将激发人类无限创造的潜能,新的艺术范式将产生,艺术创作也将前所未有地变得更加日常。人工智能不是诗人和艺术家,但在它的协助下,诗人和艺术家的潜能将被极大激发,这是一道令人向往的风景。

在完成自身主体性之前,人工智能很难剥夺人类的创作权

“愿每位腾讯人,尤其是在湖北地区工作生活的伙伴们,都健康平安……”以往每年春节后开工第一天,员工在腾讯总部大楼下排队领红包是深圳一景。今年因为疫情,这项传统改成用微视发红包了。据了解,腾讯2月10日至2月21日实行在家办公机制。

温暖,是国际社会的命运与共。

的确,人工智能已开始介入到诗歌、散文等文艺创作之中,甚至生成的某些产品具有特定的风格,有“类人”的趋势。随着智能媒介技术的快速发展及5G时代来临,人工智能业已渗透到人类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深刻地改变当下世界的同时,也为文学艺术创作带来了新的命题。它的应用正改变着审美客体,解构着审美主体,其间也伴生出诸多审美问题。

企业员工对进入大楼要进行体温检测。朱族英 摄

深圳南山区工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企业开工需要备案。据悉,截至10日下午4点,粤海街道办已收到不少企业开工申请。粤海街道办相关负责人称,目前申请复工的企业数据还在统计中。

在人工智能协助下,人类将激发出更多的艺术潜能

温暖,是全体中国人的守望相助。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熊光宇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人工智能而言,算法是大脑,算力是肌体,大数据是其成长的养分。基于深度学习的机制的人工智能,并不理解自己所生成产品的意义。它所做的只是在算法的驱动下,将一种形式投射到另外一种形式上。而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是比“算法”复杂得多的精神活动。

文艺创作是超验、反思和自洽的,既包括规划构思过程,又包含结构、节奏活动。它以观念的构思形成艺术的表象,并以此作为生产的前提,从而使创作活动依据人的自觉目的进行。作品包含了主体对文化的整合和想象的跳跃,有物质层面的,有行为层面的,更有精神层面的,既具有技术属性,更具备创造属性。人工智能的诗歌产品,目前只具有创造属性中的转换创新,本质上还是通过“人—机”协助、协同的方式完成的。

像腾讯这样知名的企业,如华为、大疆、中兴、神州、中国长城等,都聚集在面积约20平方公里的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内,该街道辖区内商事主体约3.4万家,企业园区212个,高新企业超千家,规上企业2245家,上市公司89家……集聚了大量的高新技术产业,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服务、量子通信、生物医药、新材料等,粤海街道也因此被誉为中国“最牛街道”和“网红街道”。

在创造力层面,文学艺术创作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一主体性的特质也是弱人工智能所不具备的。至于强人工智能何时拥有主体性的创造力,未来并不可期。英国认知科学家玛格丽特·博登将创造力分为组合型、探索型、变革型。她认为只有探索型才有可能适合强人工智能。然而,即使是探索型人工智能也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人类的判断,因为只有人类才能识别并清楚地说明风格化的法则。倘若人工智能能够自己分析文学艺术的风格,那么,这种创造性探索才能被称为创作。事实上,目前人工智能的智能模式远不如人类,本质上仍是人类的工具,是一种技术手段。

“公司会提供午餐,但我们需要分开就餐。目前公司里的人比较少,大家一般都尽量在家办公。”中兴的一名员工在门口进行体温测量时称,无论是戴口罩、测体温还是消毒等措施,都是要把风险降到最低。他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可以恢复往日的工作节奏。(完)

我们也应看到,在反人类中心主义的框架中,在后现代的视域下,人工智能的进化是否可以承载些许“诗性”,还不能妄下定论。人类的身体、大脑等与生俱来的结构,决定了人类对人工智能的认知局限。人脑的局限性使人类无法理解一些终极真理,人类可知晓的事物范围存在边界和上限,所以我们应避免把人工智能狭隘化。

随后,物业工作人员对谢先生进行一些信息核查,如是否有离深、何时返深等,并进行体温测量。在大楼门口,一位手提两大瓶消毒液的女士,依旧在等待通知。

温暖,是海外华侨华人的风雨同舟。

真理即创造原则,是18世纪早期哲学家维柯所强调的。只有人类大脑才能真正认识自己的创造物。美国历史哲学家海登·怀特也深信,人类的创造力即自我诠释,是一种前逻辑的思维能力。人类在自我认知系统与自然世界的交互之中,理解了自我和世界的关系。当反思自我时,人既是主体也是客体,大脑可以观察自身,二元对立就消失了。自反性乃是人类最主要的主体性。这种特定的自我,可以让无意义的元素涌现出意义,这也是艺术创作产生的本源之一。目前人工智能并不能实现自反性。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训练机器人乘坐电梯,机器人会在门前停下。它把电梯玻璃门里的影子当成另一个机器人,并不能识别一个被放大的自己的影子。

腾讯大厦。朱族英 摄